首页 > 呼伦贝尔新闻 > 正文

那些别样的青春年华 —记内蒙古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森林公安局骑警队

化冰取水

埋锅做饭

冰甲寒衣

雪路难行

席地而眠

徒步进山

奔赴火场

翻越冰包


森林骑警(歌词)

作词:于伟奇 苏海城

每当我踏上这巡逻的路

穿行在这茫茫的原始森林

松涛回荡在美丽的山谷

都牵动我的情愫

忍受寒风刺骨

穿越荆棘险阻

只为守护这方水土

不惧条件艰苦

哪怕年少独处

只要北疆的安宁幸福

在寂静的夜晚我也会想家

思念着我的爸妈

思念着我的梦中女孩

你们都还好吗

在空闲的时候打个电话

想说几句心里话

却怕家人为我担心牵挂

家国情怀让我长大

我愿化作林海雄鹰俯瞰着大兴安岭

飞翔在茫茫的林海雪原并肩与岁月同行

这片连绵的青山和悠长的绿水共同与我筑梦

我甘愿为这片神奇的土地奉献我的终生

没有水,没有电,没有公路,没有砖房,没有手机信号。越往林子深处走去,这些生活中所熟悉的事物都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桦林松涛,漫无边际的安静寂寞,日复一日。但是,孤独并不等同于闲适,这群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年轻骑警们,与空旷林海中的野生动物为伴,将青春年华深深刻在这片94.7万公顷的北部原始森林中。

现实让人成长

今年七月的一天,早上五点半,帐篷外面传来急促的敲响声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王铂淞。这个小伙子是全队年龄最小的,去年十月份才考入内蒙古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森林公安骑警大队,因为前夜值守太晚,刚刚睡了一会儿的他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从床上一骨碌起身掀开了帐篷的门帘。

帐篷外的朝阳下,四个村民打扮的人看起来瘫软虚弱,疲惫不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王铂淞和同事赶紧把他们连拉带扯地扶到帐篷里,先给他们每人喝了一点水,恢复一下体力,之后才慢慢知道了他们何以出现在这荒山野岭之中。

原来,四人是来自漠河的“采秋”人。

每到夏季,山上果子成熟之前,他们都会先偷偷进山“踏查”。看看山货成熟情况,根据长势大概估量一下收成,确定几处形成规模的地点,待成熟后再来采摘。不料,四人前一天上午十点从漠河方向走进密林,却遭遇“迷山”,怎么也找不到来时的方向。随身带的水和食物吃光了之后,走了一整夜,从所属黑龙江的林区越了界,走到这片北部原始森林中。

正是森林防火期最忙碌的时节,骑警大队的主要警力都被调到林中巡查。无火消除隐患,起火查找火灾原因。这处距离满归小镇70公里的防火检查点,只留下两名年轻警力驻守,检查过往车辆人员。

没有放松戒备,但也无法联系其他人员,一切只能靠他们自己的经验判断应对。王铂淞提着水桶去前方百米外的泡子里取了水,给他们煮上一锅热面,拿上四个口罩,驱车到20公里外最近的阿巴河检查站,用对讲机联系森林公安局,又送他们到了满归。经内网核对过四人身份信息后,他才又匆匆驾车返回检查点。

这是王铂淞在连续30天驻守卡点间唯一一次走出山林。回来时,已近正午。

每天晨起,体能锻炼,用发电机发电,去河里取水,做饭,执勤检查车辆,这就是检查点骑警不断重复的日常。

有时候王铂淞也会想,同样是公务员,若当年没有选择骑警,而是报考其他机关单位,是不是此时的自己就可以在起床后吃着妈妈准备好的早饭,可以随心所欲地刷着朋友圈,可以在下班后开车接上女朋友一起吃顿西餐,然后回到温暖的家中洗一个美美的热水澡。

而在这冬季最低气温零下54摄氏度,冰冻期长达210天以上的森林驻地,洗热水澡只能是一个梦想。有将近一个月最热的季节,他们可以早上多取些河水放到铁桶里晒上一整天,傍晚时冲个凉,便已是最幸福的时光。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去年冬天第一次跟队友进山,提前备齐镐头,斧头,绳子,油锯等工具,用以对付随时可能出现的冰包。那是他第一次认识油锯。带着这些跟他初次相见的工具“兄弟”,在越来越难走的山林里,他越走心越凉。

现实是最好的老师。这个走出校门便做了骑警的男孩,不到一年时间,已经学会在森林中刨冰取水,学会在铁皮炉子里生火,学会煮面做饭,学会辨别野生动物脚印,也学会了修理电瓶发电机。

这是王铂淞个人的成长,也是整个骑警队所有年轻人的成长。

王铂淞说:“以前觉得海拉尔不大,走入森林之后,觉得根河就不小,时间久了觉得,满归这个小镇就很繁华。”

大雪初临时,身处童话般的雪野里,呼吸着透彻肺腑的自然空气,他们也会觉得幸福。因为,这片土地,是他们在用青春和生命守护。

孤独让人成长

同期考入骑警大队的李振宇原来是三支一扶必发大厅下载生,曾做过地方公安局的缉毒刑警,后来的公务员招录考试填表时,中国首支森林公安骑警,这个帅酷的称谓让他浑身的人民公安情结都在燃烧沸腾,成为他的不二之选。

但是,真正成为一名骑警以后,他心里的落差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

在缉毒大队时,他每天要面对的是毒贩,是人,是可以表达宣泄所有反抗挣扎情绪的人。而到了骑警大队,他面对的是自然环境,是山,是林,是千百年来自然生长与世隔绝沉默不语的我国面积最大的原始森林。

经历了冬天几次跨越皑皑雪原打击私捕滥捞,夏天徒步穿越茫茫林海打火扑救之后,这个帅气的小伙子肤色变得越来越黑,经验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强大的不仅是体魄,还有内心。

每个月,骑警大队的民警们都要在林区野外驻扎15天左右。24小时值班,一顶帐篷就是他们办公和生活的全部,一片林海就是他们需要不断用脚步丈量的大本营。没有节假日,半年才能回一次家,林木叠嶂,渺无人烟,一年四季的安静让每个日子都如水一般流淌。

告别了缉毒大队破获毒案时喧嚣激烈的抓捕场面,除了日常工作之外,五年之内三批队友之间的语言交流,成了彼此沟通的唯一方式。

“一顶帐篷挡风雨,铁皮炉子支起锅”的环境下,李振宇知道了从警四年的“老”骑警白敖日格乐一直与远在兴安盟的新婚妻子两地分居,知道了中队长好不容易回了一次家儿子却远远地看着他不会叫爸爸,知道了骑警大队成立五年大队长王志栋在队里过了五个春节。

他开始反观自己,开始理解,这些人,和这片森林。

于是,偶尔得假回家的他总是绘声绘色地跟家人说一切都挺好的,这里景色优美空气清透伙食搭配科学营养。而在出山归队有了手机信号时,与女朋友的通话内容经常是:“我们检查点的帐篷里总有熊大熊二光顾,吃光了我们的蔬菜水果还喝光了一壶豆油。”他不会告诉她,他们与熊大熊二之间只隔了一扇车门,车窗上全是熊掌印。

骑警队民警遇到棕熊是很平常的事,曾经就有民警去了趟室外厕所,却被棕熊堵在里面两个小时无法脱身;也有棕熊误入零公里驻点旁边的管护站小楼找不到出口,一掌劈开一扇防盗门,一路劈来差点拆了两层楼。

熊,狼,犴,獐等两百多种野生动物居住在这片广袤的原始森林里,这是它们的王国,而骑警们是王国的卫士,不为开疆拓土,只求这片家园使它们可以自由地世代生长,栖息,繁衍。

骑警荆明瑞说:“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体会,男人应该学会与孤独相处,我的成长,是这片林海赋予我的自然的力量。”

这番话,年轻的骑警们深以为同。

责任让人成长

2012年,全国森林公安首支骑警队——内蒙古自治区北部原始林区森林公安局骑警队正式成立。2015,2016,2019年,随着三批骑警陆续上岗,使内蒙古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林区森林公安局的警力得到迅速充实,让这片我国面积最大,未经开发,保存最完整的原始森林辖区内,公安局在进行辖区综合治理,开展火案侦破等工作时有了更多保障,辖区见警率的进一步提升,减少了巡查盲点,延伸了巡查触角,极大地压缩了违法犯罪空间,并在一定程度上对可能发生的违法盗猎行为起到了震慑作用。

骑警大队成立之初,瘦削干练的王志栋就是大队长。从警二十多年的王志栋从来都是走在队伍最前面。

“一块奶糖”的故事主角就是王志栋与刘安,所有第一次来到北部原始森林公安局工作的新人都会第一时间听说这个故事。

事情过去了快十年。王志栋一行四人在原始森林腹地徒步整整九天,抓捕的一伙违法盗猎分子与他们在第五天时就已经没有了给养,漆黑暗夜,深雪没膝,负责最后冲刺到微波站找救援的刘安走不动了,把身上最后一块奶糖交给王志栋,也把一行人的生死交到了他手上。15公里的救命之路,王志栋是如何走过的,他已经无法清晰记得,但是,那份信任的情怀和坚定的希望,才是所有的动力原初。12·08案的顺利侦破,一块奶糖成为救命稻草,那份忠诚坚定不移。

今年7月11日的北部原始森林真是“热闹非凡”,一天之中连续出现11起森林火灾,王志栋带队参加了7场,分身乏术,他决定亲自带队赶赴勘查难度较大,地形地貌复杂的下一个火场,其余几个小火场交由骑警队有经验的民警去锻炼。

“王队,我跟你干了四年,我带一队上!”中队长包赛音布和主动请缨。

“王队,我当过兵,也当过扑火队员,让我上难度大的火场吧!”新警李大军迫不及待。

面对严峻的火灾警情,看着一张张“烟熏妆”脸庞上焦急真诚的眼神,王志栋感到由衷的欣慰,这些年轻的骑警们,总会在最紧要的关头挺身而出,不畏艰险,默契配合,主动承担。

与大多数人想象的完全不同,森林里的骑警们并不是威风凛凛地骑在马背上行走于碧树山花之间,也不是激情四射地骑在雪地摩托上穿行于茫茫雪原上再偶尔来个帅气逼人的漂移。他们更经常做的,是用双脚踩遍这片林海,夏季忍受蚊虫叮咬彻夜不眠,烟熏火燎中用双手去挖苔藓找水源;零下五十度的气温里凿开冰洞拖起滥捞者布下的罪恶的渔网,化冰取水抱团取暖,雪地里能燃木煮熟一锅方便面,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和满足。

脚下的土地就是国!入警誓词永远铿锵激昂。

面对这群拥有如水晶般纯洁心灵的孩子们时,内心里的敬意总会隐隐而生。记者 于雪丹

[责任编辑:邢俊清]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
Baidu